你在我心里

鱼啊水水水:

鸡血废柴:



没有新消息的时候,就会去腾讯微博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国乒那时候真是拿微博当聊天工具玩2333













这天估计是集体出去做头发……大郭的外号是阿旺吗






霞姐的美腿……最近胖了,一定要保持住啊





向更高的鞋跟发起冲击的霞姐





混乱的亲戚关系









有段时间,大郭和王璇是室友……所以坑室友没商量23333








王璇和木子也曾经是室友




木子去二队时说的那句话,真是心酸:世界上最大的单恋就是我爱乒乓球








还好一年后打回来了





木子和小枣真是兄妹相称啊,这说话语气23333




好像是去年吧,小枣晒粉丝送的口红时,木子在下面表示羡慕,小枣表示可以分她一支,但是要保证使用——就这么对你哥233333









web说的这个体育项目是什么呢?高低杠吗







13年的孔门互动,虽然这时候孔指导已经高升,姚彦也退役了





没有蛋糕吃的孔指导——少吃点儿高糖高热量的食品其实是好事啊





其实,女队员们早几年对孔指导的形象还是有期待的23333




去年里约好像就只有小枣还不死心了











原来小枣也叫森哥啊





小枣和森哥的儿子









森哥的微博只有两页,提到国乒的只有大力和大蟒……关系果然不一样哪










月光说他不熟悉三剑客,却记得大蟒和森哥同一天生日,三个人的生日巧合之处,也是从月光那里知道的










小枣不愧是月光门下,还打赢过男队削球手刘燚







刘燚也是伦敦周期的女队四大天王之一,媳妇大概也是陪练时候追到手的吧









要挖照片的话,还是黄领队的微博里比较多




霞姐和大马小马233333










巴黎世乒赛前,熬夜调时差的大家伙儿,女队教练们打扑克,跃仔在看片儿,小狐狸和小朱在吃东西,宁枣在比眼睛大小,男队员聚在web屋里喝啤酒,不许单独在房间,是怕谁偷偷睡觉吗2333





领队的小梦想





琳酱的知识总是在作怪23333





截图太多,回头再整。




用一张跃仔和小枣做结尾,发现跃仔的大拇指和我的一样,都无法彻底伸直



















鱼啊水水水:

鸡血废柴:



师徒俩的烦恼




还记得看16年风云会,主持人要小宁给小枣提些需要改进的地方,小宁正经了一分钟后,看着小枣的厚底鞋说,我觉得她要能长高点儿就好了2333




这么多年,小枣好像一直在和身高较劲,就连正经的专访,都会透出点儿蛛丝马迹:




穿着高跟鞋逛街,磨破脚踝





和曹臻jj搭档双打输掉后,回家向孔指导告状:被大郭和小宁揪着脑袋一顿揍









孔指导多年来一直在和体重较劲,自己的,徒弟的。




不过他徒弟当年确实有点儿超重2333




李武军也是太坏了23333









小枣当年是正经的迷妹啊,和记者争辩“孔指导和小贝谁更帅”,奥运后还“希望孔指导保持身材和帅气的形象”







day by day😊

day after day😕

私语:

01年这颜值没sei了😭央视粑粑到底还有多少私货!!!九运会这辈子还能看到嘛😒

舒米米:

48届世乒赛庆功会(2006.5.4体育总局)
为啥楠姐和琳酱的胸花跟其他人不一样←_←

Stamina--岚:

2008年10月9日,中国泉州,乒乓球名将王楠出席金莱克新品发布会,球迷则与奥运冠军来了个近距离接触。

[雅典奥运采访]小绵羊出处

__啊啦Ala:

天天查楠姐职业生涯都查到了些啥子呦,就是这张图的文字采访,找不到视频来看文字版的吧


北京时间8月24日,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双打冠军王楠、张怡宁作客新浪华奥前方聊天室,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观众,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由华奥星空主办,中国电信,中国网通和新浪网合办,联合北京、上海、广东等全国22家地方电视台共同推出的奥运专题视频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曹丽娇,我们在希腊的雅典给您问好,今天我们请的演播室里来的是两位嘉宾,他们是为我们中国代表团赢得一枚宝贵金牌的,在女子乒乓球双打当中赢得金牌的王楠、张怡宁,欢迎两位。


  王楠:大家好!


  张怡宁:大家好!


  主持人:我们网友在电脑前已经等候多时,希望听到两位更多的跟他们问候一下。


  张怡宁:谢谢一直以来在网上关注我的球迷,他们陪我渡过很多艰难的时候,也陪我渡过很多开心的时候,我能够取得今天很好的成绩,也跟他们是分不开的。


  王楠:我也是一样吧,谢谢他们一直以来对我们的支持,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继续支持乒乓球事业吧。


  主持人:虽然只是短短的两个问候我不知道是否可以看出两个人性格上的差别,张怡宁好象更感性一点,王楠偏理性一点。


  王楠:应该我觉得差不多吧。


  主持人:我们慢慢聊也慢慢看,新浪的网友说王楠,我还记得在七年前,9月14号那个夜晚,他问你还记得吗?那一次他是第一次在赛场当中看到你,比赛之后两个人还合影留念了,那个晚上,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你都没有放弃,现在你是否依然是压力之下毫无畏惧呢,不管你今后的选择怎么样,你是他心中的第一。


  王楠:非常感谢,七年前,可能不太记得了,因为比赛打得太多了,他能记得那一天,应该是留下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是我在哪一场比赛落后,比较艰难的情况下赢了,才给他留下这么深刻的印象,我想我做任何事情都不会放弃。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这个问题是跟张怡宁说的,从你出道开始就特别的喜欢你,每一次胜利他都特别高兴,每一次失败都让他特别失落,这次表现他觉得当初的决定没有错,2008年亲自到北京来看你夺冠,希望你继续努力,不要让支持你的人失望。


  张怡宁:谢谢这位球迷,2008年在我的家北京举办奥运会,我也希望能够再创辉煌,但是我还是首先要走好这四年的过程,可以说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吧,我会再接再励的。


  主持人:还有一个网友的问题是这样问的,你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能有这样的表现,并且我们也看到你打的很轻松,打败了金香美,你说打球首先要战胜自己,你给自己在这一局比赛当中打多少分?


  张怡宁:可以打满分吧,这次比赛技术上正常的发挥了水平,思想上还是比原来有一个飞跃,解放自己,战胜自己。


  主持人:这个问题我们也想问一下王楠,我知道这个奥运会结束之后,肯定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过你,在上一届奥运会当中,你是两枚乒乓球的金牌的得主,这一次应该说是自己失掉了女单的冠军,你自己会不会感到很遗憾?


  王楠:我觉得倒没有说失去金牌怎么样,可能说单打输掉以后,当时是有些遗憾。不是说因为自己的球上方面输给对方,我觉得可能还是心态没有调整好,后来双打拿了冠军以后,我觉得没有什么遗憾。因为一个运动员,尤其是乒乓球能够参加两次奥运会大赛,能够拿到金牌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觉得还是比较高兴吧。


  主持人:对于你来讲,单打的金牌跟双打的金牌哪个分量更重要一?


  王楠:一样重,女双的金牌是非常的重要,是整个队气势的表现,如果拿下来,后面的负担心理负担不会那么重,但是女单感觉到,如果自己的水平发挥出来可能非常棒,但是那也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今天上网的时候,看到一篇报道,你女单打完之后,马上面临女双的比赛,短短17的小时,你的心路历程,你在里面说的话也是非常真诚的。现在回顾起来那17个小时对于你来讲,是不是很难忘,也很难过。


  王楠:也没有想象当中那么难过,经历亚运会的失败,再重新站起来,这一切对于我来说,并不是有多大的打击,可能下来有一些遗憾,心里有一些难受,但是回到村里以后,教练和领导找我谈完心以后,我觉得输掉了也无所谓,因为毕竟这是事实,你只能说在明天的那种双打当中,取得冠军,可能这样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们继续来看网友的问题,华奥星空的网友说在男单比赛当中,王皓输了,蔡振华指导说他是心理素质不太好。这位网友想问张怡宁的心理素质是如何锻炼出来的?


  张怡宁:这个问题说起来有一点太广了。


  主持人:平时训练当中,你觉得这种心理素质的来源与大赛的经验,还是平时训练。


  张怡宁:平时一点一滴的积累吧,因为人都会有思想,有心态,也都会有出现心态的波动,我觉得还是从平时的一点一滴做起,比如说训练中着急了,你今天为什么着急,为什么烦燥,你今天练好了球也许特别高兴,有一种忘我的感觉。在这个时候,怎么才能更好的控制到一个比较平稳的状态之下,这也是非常难的。


  主持人:我们采访了各种各样的奥运冠军,我们发现每一个项目对于运动员他的体力,还有心理,包括性格方面都会有不同的要求,他们也会针对这个项目来历练自己,像射击运动员,就会比较内向和沉稳我不知道乒乓球运动对于运动员在心理上,性格上的要求是怎样的,是不是要酷一点?


  张怡宁:也没有,自我意识比较强一点,因为是个人项目,乒乓球属于个人项目,个人思想稍微强一点。


  主持人:王楠觉得呢?


  王楠:我觉得性格不是打乒乓球的人首选的,什么性格都可以打乒乓球,就看你自己怎么能调整好那种心态吧。


  主持人:我跟两位的接触,我觉得两个人在生活当中,可能也是那种特别有主见,特别执着的人,这种性格可能在赛场上也比较有利于自己的战术的坚持,对吗?


  王楠:运动员应该都有这种性格,比较个性,既然要决定的事情,就要非常果断的决定,所以这是我们的优点吧。


  主持人:我们今天请来了两位酷姐,继续看我们网上的问题。华奥星空的网友说,张怡宁,我非常喜欢你打球的风格,很凶悍,这正是中国人在网上所缺少的。当时看到王楠失利的情况下,会不会有所压力,因为夺冠的重任已经落在你身上了。


  张怡宁:当时牛剑锋先败下来,然后是王楠,我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一下重了起来了,第二天是双打的决赛,还有自己的半决赛和决赛,是这么一个情况之下。所以我觉得如果再过多的去想,要保下这块金牌,我相信两块金牌是一项也保不下来的,当时就是要比,看谁的思想好,如果过多的考虑输赢的话,我想结果可能是相反的。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问王楠的问题,这次输的这场球,他认为是输在心态上,你觉得呢?


  王楠:应该是。


  主持人:但是他说很佩服你,在一夜之间把心态调整得这么好,女双当中表现这么出色,蔡指导说他给你做工作做到四点钟。


  王楠:没有做到四点钟,我们一点差不多回到村里,吃饭,洗澡这一些忙完以后,我跟张怡宁是一点二十睡觉的,我也知道第二天的双打对我们非常重要,并不是四点钟怎么怎么样,我当时下来以后觉得,既然是参加两项,就要打好每一项,有一项输掉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奥运会这种大的比赛当中,不能说是意外吧,这种经常出现,所以我想我跟张怡宁一定要打好双打,这样对她单打也非常有利。回到房间,我没有跟她说一句气馁的话,我怕我的情绪影响她,只能用一个积极的心态去面对,跟她交流。我们双打第二天打的比较完美。


  主持人:这个决定是你从赛场到奥运村的路上就已经告诉自己了?


  王楠:其实打完的时候,确实有一点难过,可能不太相信,最后这一路的时候,回到奥运村的时候,自己也是在想,在不断的去想,怎么样调整出来,吃饭,回到房间,领导、教练就找我。通过他们这么一讲以后,我可能就感觉,既然输了,就要去勇敢面对。因为不可能你永远站在那一个位置,所以我觉得调整比较快吧。


  主持人:你觉得这一次的失利,对于你来讲,是让你承受了更大的打击,还是让你在心理上便的更成熟了?


  王楠:应该是更成熟了。我觉得这次输完以后,心里非常平静,可能只是在那一瞬间,或者是一段的时间,很短的一段时间,自己感觉不太相信,但是我觉得回到以后,经过双打到现在,应该是比以前越来越成熟了。


  主持人:我们以前就认为王楠是非常成熟的,但是有了这样的一件事情之后会变得更加的成熟。继续来看网友的问题,新浪的网友在留言板上说,宁宁决赛当中,你发挥的非常好,这一次你发挥算不算超水平发挥,还是说正常发挥。


  张怡宁:分两种,如果在技术上说,还是算正常发挥,如果心理上来说,应该是超水平发挥。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的问题依然是问张怡宁,这个问题我们刚刚已经问过了,回过头来记叙文王楠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你的教练是乔红,乔红带给你更多的是什么东西,从他那里学到的是什么?


  王楠:我觉得乔红给我的应该是比较大的空间,让自己自由的发挥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技战术的组合,在性格方面,我觉得她那种比较开朗,或者说对于事情的这种宽容,也学到了不少。


  主持人:上一次奥运会的时候,我们是四枚金牌全部包揽了,这一次是拿到三枚,是不是说中国的乒乓球的优势没有以前那么明显了?


  王楠:乒乓球我一直觉得优势并不是大家想象中那么强,那么大,而且赛事的转变,对于我们的优势越来越小。所以这次能拿到三块金牌,也是非常困难的,在女单我输,牛剑锋输,男单马琳输,还有一些双打,孔令辉和王皓输,开始我们是非常紧张的,队里面的气氛是非常紧张的,有一个人再输,有块牌就拿不到,最后结果是拿三块,感觉上非常不错,但是我感觉我们这种优势是越来越小。


  主持人:从目前来讲,中国主要的对手应该是哪些?


  王楠:每一个人都是我们的对手,每一个国家的,因为打到这个份上,大家都觉得中国队是最难打的,而且他们一到这种大赛,也知道中国队的压力是最大的,所以他们的心态要比我们好。


  主持人: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张怡宁,在以前的乒乓球单打比赛当中,我们经常会是跟自己国家的选手来争夺这枚金牌,所以说从心理上来讲,压力可能就没有那么大。但是这一次你面对的是别的国家的一个选手,是不是打起来,在心理上会不一样?


  王楠:对,可能在心理上压力大一点,但是在技战术方面,我感觉相对要轻松一点。因为我们在中国国球相互之间竞争,还有水平都非常之高的,尤其是国内的水平非常高。所以一出国打比赛,跟国外选手打起来的时候,主要的还是打心理,技战术方面,我们都是占一定的上风。


主持人:回头继续问网友的问题,问网友的问题之前先提醒各位观众,发送手机字母短信A到3500将有机会获得奥运大奖,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号称是乒坛最佳搭档的王楠和张怡宁。华奥星空的网友说,你们两个在赛场下是好朋友吗?


张怡宁:应该是好朋友,她是我可以说是从进队以来,都是师姐的,因为我们都是在同一个教练组当队员,她是我的师姐,我是她的小师妹吧。


  主持人:好象是能做朋友的人,会有两种情况,一种就是两个人性格非常相象,都特随和,特能包容,还有一种是两个人性格互补,一个性格强一点,另外一个人能容忍,但是两个人看起来性格都是特别强的人,那你们俩平时能合得来吗?


  王楠:她比我小,从她进队开始,对于来讲,就是一个小妹妹,有些事情我不会跟她计较,而且张怡宁也没有什么怪癖不好,相对来讲,比较温顺的一个人,像小绵羊一样。所以我觉得有时候,我们两个没有什么。


  张怡宁:在场上我们打球又拼,又喊又叫的,在场下没有什么让我们着急的事,除了乒乓球,没有让我着急的事。


  主持人:她可能比我小的原因,没有像大家传说的那样,我们俩单打一、二号这样。可能是我的心态和以前感觉不一样了,感觉并不是大家传说的那样,小的冲击你或者是怎么样,没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必然要经过的事情,另外一个我觉得张怡宁在这方面做的也非常好。


  主持人:你的心态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王楠:以前感觉到要争出一个一、二来,就必须说我是一,别人是一,这个地方处理的不是很好。但是经过一段时间以后,你长大了,可能对这些事情,你有本事,你就是第一,或者说你没有本事,也不是比别人差多少,可能对这个不是特别较劲了。


  主持人:这么多天以来,我们对瓦尔德内尔的一句话感受颇深,他不在乎成绩,而是享受乒乓球本身的过程,王楠,你是哪一种,是很在乎成绩还是在乎过程?


  王楠:以前打球是很自然的事,对成绩不是很在意,但是当你拿到奥运会冠军以后,第一次拿到对成绩非常的在意,无形当中是这样,不光你在意,所有的人都在意,所以你必须做好。这次打完以后,再从事什么事情,心态都不会太在意,往往越在意,都做的不会是最好的。


  主持人:你跟我们采访其他的人都不太一样,别人都是小将第一次拿到奥运冠军,你已经是一员老将了,你从过来人的角度讲一讲,没拿奥运会冠军的时候,是一个普通人,拿到之后就变成名人了,这种变化在你的生活当中,会给你的生活改变多少?从心理上,生活上?


  王楠:没拿的时候,没有人关注你,拿完以后,随着你的时间,你的名气,别人对你的关注,鲜花,掌声和一些有利的条件都给你了,你总是感觉意外,时间一长了,觉得是应该的,我有这个成绩,就应该我得到这些东西。但是这个过程,你要慢慢去适应,等你拿不到的时候,就感觉从天上掉到地上的感觉,跟我亚运会的感觉是一样的。所以在你失败的时候,你很清醒的时候,能认识到这些东西。


  主持人:会不会依赖于旁边的鲜花,掌声和赞扬声了,如果觉得自己失败的话,也有一点怕失去这些东西的成分在里面?


  王楠:应该会有,我觉得大部分的运动员,上届拿奥运会冠军,这届没有拿到的话,多多少少会有这些,我比较幸运,还能拿到女双的冠军,这个关系很难处理。


  主持人:能够理解你的这种心情,继续问这个网友的问题,问张怡宁,听说你生活当中特别怕王楠,是这样的吗?


  张怡宁:没有什么怕不怕的,我刚才已经说了。


  王楠:她是很尊重我的。


  主持人:就是师姐和师妹之间的关系,好的,华奥星空的一个网友问一个问题,张怡宁,你拿到女子乒乓球双打金牌的时候,有什么样的心情,他又说,拿到女子乒乓球单打金牌的时候,又有什么心情?


  张怡宁:双打这块金牌拿到了之后觉得真是奥运会第一块金牌,感觉特别欣慰,终于攀登上自己的运动生涯的最高峰了。其实当时心情也挺激动的,我跟楠姐还说呢,这个气氛弄的真是让人特兴奋。但是升国旗的时候,看着国旗还有一点激动,但是一看国旗离我太远了,而且还是侧面,没有那种感觉,本来想哭都哭不出来,觉得又变成了是高兴的事,不要哭了,就是这种感觉。一从领奖台下来,一想,完了,明天还有半决赛,你不能沉浸在喜悦当中,第二天的半决赛依然还是特别艰苦。从领奖台上一下来,领导找我握手的时候就说,你的任务还很艰巨,后面还有两场单打,一定要把任务完成好,一下自己就感觉又重新紧张起来了。拿到单打的金牌以后,觉得终于打完这个比赛了,也高兴,但是觉得人一下松了,就想回到床上睡一个好觉就行了。


  主持人:单打的时候,能看见国旗吗?


  张怡宁:也看不见,一样看不见,位置就是这个位置,领奖台和国旗都是在一个顺边的,我们看的时候,是立着看这个国旗的,根本看不到国旗的正面,看的时候,总是感觉五星红旗在你的侧面。


  主持人:你刚才说的一句话是挺有意思的,这种气氛还真是让人挺激动的,这肯定有前因,以前是不是问过王楠,站在领奖台上是什么感觉?


  张怡宁:奥运会这毕竟是四年一次的大赛,比起世界杯,世界锦标赛的感觉还是不太一样,这种气氛特别浓,能够在场上发挥自己正常水平,还能赢下来这场比赛已经确实是不太容易了。下来以后就跟楠姐说,拿到这块双打金牌特别感谢你,包括我的队友,不光是我们自己两个人赢得这场比赛,家里有很多人为我们一起准备。


  主持人:而且那块金牌对于整个乒乓球届来讲,是第一枚金牌,所以能直接影响队里的气氛?


  张怡宁:对,非常关键的第一块金牌,要冲得出去的。


  主持人:继续来问网友的问题,华奥星空的网友说,王楠,你的身上有一些旧伤,是不是一直困扰着你,现在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王楠:奥运会之前我的伤病应该是没问题,控制的比较好。


  主持人:现在呢?


  王楠:只要在积极的治疗下,和我自我保护意识稍微强一点的话,应该是没有问题,非常感谢。


  主持人:谢谢这位网友的关心,你的王楠她没有问题,现在身体状况一切良好。还有一个网友这样说的,张怡宁,我是你的球迷,非常激动,你这次包揽了两枚金牌,他自己很喜欢你打球的风格,然后他很想知道,回去之后打算怎么庆祝呢?


  张怡宁:没想过这个问题,接下来我们马上就要打中国公开赛了,一系列的比赛又连上了,所以我觉得这根弦永远是绷着的,只要我永远站在乒乓球桌前,如果有一天真正把拍子放下了,就是真正的轻松了。


  主持人:所以这块金牌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个?


  张怡宁:应该说是起点。


  主持人:并不意味着什么,就是一个新的起点。


  张怡宁:可以说是新的起点,运动员难就难在,真正高兴,欣慰的时候,就是在领奖台升国旗的时候,走下领奖台,又要从零开始,重新洒下艰辛的汗水,才能换来领奖台上的几分钟。


  主持人:自己有车吗?


  张怡宁:没车


  主持人:会开吗?


  张怡宁:会开。


  主持人:什么时候拿的驾照?


  张怡宁:今年四、五月份。


  主持人:开得怎么样?


  张怡宁:倒车没太倒呢,倒车的线是斜的我就有点晕,直接德国还好一点。


  主持人:这个网友的问题可以接着问了,你拿了金牌之后,这个奖金会不会用来买车?


  张怡宁:我还没想过奖金的问题。


  主持人:新浪的网友这么问,楠楠,这次以冠军谢幕的确为你高兴,问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王楠:回去应该先休息一下,再做后面的决定吧。


  主持人:大家可能是担心你会不会选择退役?


  王楠:这个应该是队里面来决定吧,我从小一直是这样,到国家队这么多年,应该是国家队和队里来决定这些事情,从我个人的想法是说,从回去以后,先休息一段时间。


  主持人:好好的休息一下。


  王楠:对,调整一下心态也好,怎么样也好,应该是这样。


  主持人:他接着说,作为他自己来讲,他特别希望你能够继续打下去,不是领军人物怎么样,没进四强又怎么样,你依然是他心中中国的王楠,强者从未改变,如果没有你,他就不会继续看乒乓球,希望你选择坚强。


  王楠:我会努力的。


  主持人:这个问题是问张怡宁的,你的体育生涯是到三十岁以后吗?


  王楠:五十岁。


  张怡宁:这个问题得取决于教练,首先你得有成绩,让小队员冲的稀里哗啦的,你也得下,也得退役,自己要保证好自己的身体一方面,你身体不能出现这种伤病,伤病特别严重,还是要退役。


  主持人:自己是不是也考虑过做教练?


  张怡宁:没考虑过,没考虑过退役以后做什么?


  主持人:你自己认为,你在女单你是世界第一吗?你认为你比王楠强吗?和王楠相比,你的优点在哪儿,你的缺点在哪儿,这简直就是挑拨离间。


  张怡宁:我们俩配起双打也是挺互补的,我的打法有我的打法的优点,可以说是防守好于进攻。王楠是属于前三板好于相持,我觉得我们俩,我感觉我们俩属于那种,只能是在场上看谁能发挥的更好,就能赢得这场比赛的胜利。


  主持人:记华奥星空的网友说,听说张怡宁在自学英语和德语。


  张怡宁:那是四年前的事了,四年前会的那点东西,基本都忘了。


  主持人:能用德语跟我们说点什么吗?


  张怡宁:你好,恭喜祝贺你,就是这些,全是连词,感谢的,都是这样的。


  主持人:他说想让你用两种语言跟大家打个招呼,刚才德语已经打了,英语更没问题了。


  张怡宁:英语和德语经常混,所以哪个也学不好。


  主持人:看来不能同时学两门外语,另外想知道,你回北京之后,有一段时间,自己会选择做什么?然后他说,听说2008年奥运会,就没有双打了,会不会因为不能蝉联双打的冠军感到遗憾?


  张怡宁:双打2008年是团体赛制,有一场是双打,是这样的赛制,具体赛制的要求,还没有最后定下来吧,没想过这个问题。


  主持人:回北京之后呢?


  张怡宁:和家人在一起聊天吧,我感觉这个时候是最幸福的时候。


  主持人:我看你的个人资料,你说聊天也是你的一个爱好?


  张怡宁:对,可以这么说,因为我喜欢跟自己特别熟的人在一起,给我一种自由的空间。


  主持人:也可以放松自己。


  张怡宁:对。


  主持人:这个问题问的可能有一点私人,是华奥星空的网友问的,王楠在赛场以外,毫无疑问你是一个漂亮女生,请问你的感情生活是什么样的?


  王楠:感情生活应该是比较不能说丰富多彩吧,我觉得还是比较充实的吧,还是按我想象当中比较稳定的生活。


  主持人:王楠今年是1978年的,应该是26岁,准备什么时候嫁做他人妇。


  王楠:会有这么一天的,目前都没在考虑,因为我觉得在事业方面要做好以后才会考虑到这些问题。


 主持人:可是你的那个他就愿意为此付出,愿意等着你?


  王楠:这个应该是最起码的一个情况,因为我从事这种行业,不是正常人的工作,所以我觉得理解是非常重要的。


  主持人:所以也难怪,谁让你想娶一个世界冠军回家呢?


  王楠:这个东西都是相互之间磨合出来的吧。


  主持人:平时两个人在一块儿相处的时候,对他也会比较酷吗?


  王楠:我酷吗,好象第一次说我酷,一般都是说她酷。我是正常,除了拿起拍子会打乒乓球,拍子放下,就是一个正常的女的,一回到家,没有说什么,包括父母也没觉得我是什么奥运会冠军怎么怎么样,普通人吧,普通人的生活,所以一放下拍子以后,就要有一个普通人的心态。


  主持人:说到了张怡宁的酷,有一个网友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外号,比如说老张,冷面小丫等等,基本上都是超越你年龄的称号。他很想知道,生活当中你的性格是什么样的?


  王楠:疯狂的。


  张怡宁:火热,什么都行,反正跟打球绝对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会体现在哪些方面,干什么事情上?


  张怡宁:玩的方面,一提玩,基本上已经忘我了,平时做什么事的时候,感觉没太多主见,不像打球的时候,还知道该怎么练,下一球该发哪儿,平时就是生活不能自理型。


  主持人:场上场下完全两种不同性格。


  张怡宁:有一点。


  主持人:玩什么呀?


  王楠:什么都玩,没有她不喜欢玩的。


  张怡宁:游戏也玩。


  主持人:你都会玩什么呢?


  张怡宁:滑冰,游泳,唱歌,打网球都玩过。


  主持人:反正就是使劲的,能让自己身体运动的,出汗的,就都挺喜欢的。


  张怡宁:对。


  主持人:有一个网友问王楠的问题,你看你该拿的冠军都拿了,现在再一次站到冠军的领奖台上的时候,还会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激动?


  王楠:没有,这次拿完冠军,和第一次拿的感觉是不同的,跟刚才张怡宁说的一样,第一次站在领奖台上,双打感觉我终于成为,当时我和李菊两个人说了一句话,这就是奥运会冠军了,大家都不太敢相信。回到村里以后,我们两个人还是非常激动,在房间里面说,怎么怎么样,第二天我们两个人打决赛,还是非常兴奋,第二天早上起来一切都恢复以后,等打完了以后,拿到单打的时候,感觉激动,不容易。双打是高兴,等打单打的时候就是激动,这么多年,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非常非常激动。但是这次拿完以后,也是很高兴,因为跟张怡宁配,我们两个刚开始配的并不是很顺利,所以说在最后,我觉得能够拿到奥运会冠军,我也像是完成任务一样。我感觉,因为我知道张怡宁非常喜欢球,而且她也是说,对于球下了很大的苦心。我这次拿了当然好,如果输的话,也是正常的,因为我们两个人在一起球路上,因为配的时间短,还不是特别熟练,可能输下来的话,也能承受。但是对于她来讲,我觉得打了一次奥运会冠军,如果说拿完双打,有可能拿单打,双打输了以后,压力单打就非常之大。所以说这次只是高兴,所以她下来问我,气氛很浓,在那儿发奖跟我讲,我知道很高兴,我也非常高兴。


  主持人:虽然你们两个同时站在领奖台上,感觉是不一样的。


  王楠:那种心情想激动,但是已经激动不起来,只是觉得我拿了一块奥运会冠军。


  主持人:可是奥运会冠军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讲,已经是他所获得的最高的荣誉了,那你觉得在你这种状态下,还有什么冠军能够让你激动?


  王楠:你拿到冠军才能证明你是最好的,所有的冠军都对我重要,但是我觉得不会像以前那么重要了,我觉得以前我把冠军看的属于是太重要了,有冠军了,我怎么怎么样,没有冠军了,我可能会怎么怎么样了。


  主持人:你说这句话,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像淡出江湖的意思。


  王楠:这些回去可能,不会现在这么那个了,因为明年10月份还有一个全运会,那个我一定要参加。


  主持人:乒乓球对于你来讲,意味着什么,是一种兴趣,还是谋生的手段,还是必生钟爱,不能放弃的东西。


  王楠:以前只是感觉到它是我的工作,甚至于是我的一些事业,但是呢,当你感觉到你有的时候,会有一些想退,或者说是想放弃的念头的时候,你又觉得你离不开它,毕竟它是你从事二十多年的工作,它给你带来的欢乐还有痛苦,这个过程你是非常非常留恋的。现在我也分不清,我是非常非常喜欢乒乓球,还是说依赖它,现在我还搞不清楚。


  主持人:可能有一天会找到大安的。接着问网友的问题,张怡宁你采访的时候,经常提到你妈妈,舅舅,姥姥,但是有一个人没谈到,怎么老不谈你爸爸。


  张怡宁:我爸爸也说,一样也说。


  主持人:能不能在这儿好好介绍介绍你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张怡宁:他特别爱我,现在他还当我是三岁呢。


  主持人:你是不是会给他这种感觉,在生活当中,你就像是三岁的感觉。


  张怡宁:我再大,也是他的女儿。我爸爸感觉在乒乓球上也吃了很多苦,我爸爸是我拿了金牌以后,最激动的一个人,因为他的性格特别内向,我生了以后,取的我爸我妈性格的中间,我妈是脾气特别急,我爸是特别的内向,脾气特别好,我正好取中间了。有好多东西,我爸爸特别吃苦耐劳,干一件事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这种。


  主持人:你说到你性格的中间状态,好象说你的这个名字,还跟性格有关系?原来叫张宁,就是因为小时候太闹了。


  张怡宁:我小时候玩的东西跟一般的女孩儿不一样,喜欢追跑打闹,喜欢跟男孩儿玩,打闹的游戏,动枪动刀的这种,我妈妈特喜欢女孩儿,生了一个女孩儿,怎么要了一个跟男孩儿一样的。要我宁静一点,让我安静,张宁,一开始这么叫。


  主持人:还是不行,压不住?


  张怡宁:叫张宁,重名特别多,女孩儿,中间就加了一个怡字。


  主持人:刚才说了王楠的感情生活,你呢?


  张怡宁:我可以说乒乓球是我现在的唯一吧,还没有太考虑这个问题呢。


  主持人:但是我估计你身边肯定有一大堆男性的朋友?


  张怡宁:没有,我没那么多男性朋友。


  主持人:可是你喜欢的这项运动,都是男孩子喜欢的呀?


  张怡宁:一般大家看到我的一面都是在场上,也不太敢接触我,对我不太了解,所以在这方面,一般了解我的人都是时间比较长了。跟生人很少有表露自己的一面。


  主持人:为什么呢?不希望大家了解你太多,还是本能的自我保护?


  张怡宁:也不是自我保护,就是正常,我不是特外向的,不太熟,你也不能全部跟人家怎么怎么样,也不属于那种性格。


  主持人:继续来看网友的问题,这个问题是问王楠的,他说他是温州的小球迷,他特别喜欢看你打球,喜欢你自信天真的笑容,不过他很想知道,你退役之后做什么工作呢,他很希望你当教练,这样就可以看到你开创另一个辉煌了,我知道这样的问题,应该回答过无数次。


  王楠:现在我是从运动员的生涯当中,目前还没有完全结束,所以说先要把这个工作做到最好,或者是结束以后,我才能有另外一个新的开始,目前我还没想过,如果要是说为乒乓球事业再做贡献的话,我想教练是唯一的做法吧。


  主持人:可能要了解一个人是很难的事情,但是我就会有那么一种感觉,我就觉得好象你要是有一天不做运动员了,不会做教练。


  王楠:为什么呢?


  主持人:感觉,你会从事跟你现在从事的职业特别远的职业?


  王楠:不太清楚,如果要是从事乒乓球的话,就一辈子不会离开它,如果要是说不从事乒乓球的话,我可能就一辈子不会碰到它,再也不会碰它,应该是两个极端,而且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觉得乒乓球我都非常熟,如果说乒乓球以外的东西,我要重新去适应。


  主持人:看它是伤了你,还是成就了你?


  王楠:我觉得乒乓球给我带来很多东西,带来荣誉,快乐,总体来讲,没有乒乓球,就没有王楠的今天。


  主持人:新浪的网友,这个问题问张怡宁,你能够拿到两块金牌非常不容易,四年前与奥运擦肩而过,依然能够顶住压力,今天取得这么优异的成绩,他问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张怡宁:还是取决于坚韧不拔的毅力,你要是想攀登高峰,不可能不受到各方面的挫折的,而且有时候的挫折,你是根本意想不到的,不可能在你想象的范围之内。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是应该去坚定的走完自己的路,因为这是你的梦想,从小以来,许下的愿望,你的梦想。你一直以来对自己非常自信,不能因为一点点挫折,或者是现在的一点点失败而半途而废什么的。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确实非常非常难的,也是非常艰辛的,但是我觉得不止是我一个人的努力,我的背后也有很多支持我的人吧。


  主持人:说到这种性格,也让我想到在比赛场上的一种坚持,是不是这种性格,比如说在比赛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些比分落后的情况下,也要用这种信念去告诉自己说,要拼,要坚持。


  张怡宁:对,就是要坚定下来,坚定这一颗信心。


  主持人:华奥星空有一位网友问,张怡宁,在王楠面前,你是一个新人,那跟她做搭档,会不会有压力?


  张怡宁:其实说心里话,非常有压力,因为楠姐一直是女队的领军人,上一届是悉尼冠军,双打和李菊搭档,这一届和我搭档,这四年的过程当中,我是和亚运会开始和王楠一起配双打的。我们俩打法这么看,不是天仙配,上来就是完美无缺的,需要很多的技战术的组合。我们也有很长时间的磨合期吧,我总是想,一开始我觉得跟楠姐配双打的时候,起点非常高,自己的位置就摆在第一,第二都是失败,就是这样。所以给自己的压力,给自己都吓着了,手脚都捆在一起,根本就发挥不出来自己本身的,真正的水平,就像单打的水平,自己本身该怎么样处理球的水平,降低了双打的能力,降低了整个双打的实力,也低迷过一段时间。双打的这块金牌,也是确实来之不易吧,我们在这两年当中,一直是低潮要比高潮时候多得很多很多,可以这么说。所以我们参加了两次世界锦标赛和奥运会,这两次大赛当中,还能够走完,坚持下来,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主持人:你自己说不是天仙配,也经历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这种配合更顺畅了,更得心应手了。


  张怡宁:其实说心里话,我是从奥运会前一个月的封闭训练,才刚刚感觉顺利了,时间紧,任务重,那时候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是非常之大的,我们心里没底,教练看着心里更没底,封闭训练前一个月的时候,我们的打法,风格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个时候还能坚定信心完成了以后,才能完成了我们的奥运梦。


  主持人:两个人双打的时候,经常会出现责任的问题,突然打坏了一个球。打一个比方说,张怡宁你打坏了一个球,你心里边首先觉得有一点后悔,有一点内疚,还是要跟王楠主动的说一下,这个球我打坏了,怎么样。


  张怡宁:我感觉主要还是在自己,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自己总是觉得输一个球特别惋惜,但是感觉又是说不出去的心理,特别难受,在这之间。后来的心理又变成了非常自责,这两个心理走的都比较极端,不正确。最后一个月,能够摆正好自己的心态,发挥自己。


主持人:距离我们访谈结束还有最后三分钟的时间了,时间过得的确很快,我们再每个人问一、两个问题。华奥星空的网友说王楠,当有一天人们淡忘了你的时候,你在心理上能接受吗?


  王楠:以前可能不行,现在慢慢的我能接受,因为运动员早晚有一天这样,不是说你在辉煌的时候,在你怎么样的时候,必须要面临这么一天。


  主持人:问张怡宁的问题就是,在一个竞争很激烈的国家队,你觉得压抑吗?


  张怡宁:我觉得这种压抑可以造就自己,对于你人生是一种浓缩,在国家队的这几年,让你的人更成熟了。


  主持人:然后她说,当你有了心事,受到委屈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会是谁?


  张怡宁:我的教练李隼,他不光是我的教练,也是我的知心朋友,还是我的父母,你需要她充当哪个角色,都能充当上。


  主持人:平时静下来的时候,做运动员比赛很紧张,接下来会不会畅想一下,二、三十年以后,我是一个什么样的?


  张怡宁:我们现在休息的时候特别少,我总是想,能够把全家带到国外去旅游,然后躺在沙滩上,闻着海水的气味,刮着海风,喜欢这种感觉。


  主持人:雅典就有海,去了吗?


  张怡宁:没去,明天我们就要回北京了。


  主持人:王楠呢,自己最想实现的一个愿望。


  王楠:能够和家人非常和和睦睦的在一起,去什么地方并不重要。


  主持人:去不去海边没什么关系?


  王楠:海边经常去,在什么地方,心情好了,在什么地方都是好的。


  主持人:我们再一次感谢王楠,张怡宁参加我们今天的节目,同时也感谢各位网友,各位观看的收看,如果你错过了我们今天的访谈,大家也不用着急,因为华奥星空开辟了专门的栏目,移动用户只要拨打一个号码12590073收听,并且有可能把雅典的两个幸运物带回您的家里,感谢您今天的收看,再见!